第一百四十七章 大结局

    洛德眼中闪过一丝惊疑。以他这样经验丰富的老手,却是看不出眼前的这个少年人有何出奇之处?要说有,也只是皮肤白了一点,人秀气了一点,一点都不像会武的武者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部下们——洛德已经看出来了,跟在这个年轻人后面的那些随从,全部是难得一见的好手。特别是那个一直没有出声的年轻女子,目光明澈,眼神锐利的让人不敢与之对视。她极有可能已经到了罕见的练实还虚的圣武境界了。

    就连这样的高手也不过是眼前这个少年人的随从和部下吗?他只是轻轻做个手势,所有人就立即不再言语,显得对他绝对的听命和服从。这个少年人的来头还真是不小呢!

    他不由得多看了武天骄两眼:均匀的身材,略显瘦高,脊梁挺拔,肤色白得有点病态,随和的笑容,清秀的面容淡淡的眉毛——不知怎么的?看着看着,洛德竟然感觉到一种无名的压迫,感觉在这个少年人身上有一种让人不敢忽视的威凛气质。

    曾上过战场的洛德忽然省悟过来了:这是那种多次经历过出生人死的险境才能培养出来的独特气质。

    难道他真是传说中,那个让修罗人颇为忌惮的武天骄?

    “你真是?”洛德将信将疑:“据我所知,金刀驸马武天骄有一匹赤龙兽,日行万里,夜行八千,嘴能喷火,角能放电。你……有吗?”

    武天骄微然一笑,口中呼哨一声。顿闻林中响起一阵嘶吼,一道火红的身影奔了出来,停在了武天骄身旁。赤红的身躯、马头般的头颅、金色的独角、鳞甲……这在兽人族看来,是那样的亮眼,震憾!

    呃!洛德张大了嘴巴,久久合不上。两眼瞪得牛眼一样,眼珠子都差点凸出眼眶了。至于其它兽人,更是目不转睛,紧张地盯着赤龙兽。

    “族长!现在你总相信我是武天骄了吧!”武天骄笑说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是……是赤龙兽!”洛昆兴奋地大叫:“真是赤龙兽!与传说中的一模一样!他……他……他真是金刀驸马啊!真是!族长!”

    半晌,洛德才回过神来,再次与武天骄握手,激动地道:“原来真是魔兽王!久仰大名!失敬!失敬!今日能见到魔兽王,洛德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闻言,武天骄不由一怔:“魔兽王!什么魔兽王?”

    “魔兽王就是您啊!”洛德乐呵呵地道:“你能驯服那么多的魔兽,不是魔兽王是什么?不过,我们大多都叫您赤龙王。因为你有赤龙兽吗!”

    说着,眼神炽热,羡慕地看着神威凛凛的赤龙兽,双手十指揉搓,看那样子,似是很想摸赤龙兽一把。

    “魔兽王,赤龙王!”武天骄念叨着笑说:“族长高抬了!天骄人孤势薄,岂敢当个王字啊!这个不好,以后千万不要叫我是王!天骄担当不起,会折寿的!”

    “担得担得!您不担得,谁担得?”洛德正色道:“赤龙王,您就别客气了。您在风城的所做作为,对我们北疆各族人民的恩泽,我们兽人一族是有目共睹。就是我们圣长老,对您也是赞赏有加,钦佩已久。曾说,如有机会,要与您一会!”

    听到“圣长老”三字,武天骄不免心神一凛,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“圣长老”是北疆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,也是兽人一族的精神领袖。他长居于圣庙,关于他的出身,他的真实姓名,外界极少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当年就是他率领还处于劣势的叛乱民众,设下埋伏,将神鹰帝国的讨伐军全歼,从而使得叛乱得以在北疆全面蔓延。后来不知为了什么原因,当各族军发展壮大起来以后,他却突然离开了北疆各族军的领导核心,退隐回到了圣庙。

    据说这是因为当时北疆各族军的大多数将领都赞成与修罗军结盟,而圣长老一人独持异议,认为与修罗八部族结盟无疑是与虎为伴。但无人支持他,他愤而辞职。

    后来形势的发展也确实证明了圣长老的先见之明。现在圣长老在北疆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之高,无以复加,兽人族的十三部落都尊称他为圣长老。他掌管着北疆的圣地,兽王庙。

    兽王庙,那是北疆兽人族最神圣之地,不可侵犯。千百年来,除了历任继承守护兽王庙的兽人长老,外人不得而入。至于兽王庙供奉着何尊真神,外人更是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武天骄曾听赵良才说过,自己若想在北疆干一番事业,除了本身建立起势力之外,更重要的是要获得兽人十三部落的支持。而要获得兽人十三部落的支持,必须拜会兽王庙的圣长老。只是当时自己并未放在心上,仅是随意写了一封书信,派兽人少女米娜设法送到圣长老手中,至今石沉大海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洛德族长提到圣长老,武天骄怦然心动,小心地问道:“洛德族长,圣长老真的……愿与我一会?”

    洛德点头道:“当然,圣长老是这么说的!”

    旋即,他疑惑地道:“赤龙……”

    武天骄忙摆手打断道:“族长,您千万别叫我甚么王了。天骄担当不起。您还是叫我名字好了!”

    洛德皱眉道:“那怎么可以。直呼姓名,岂非是我兽人族对您大不敬了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还是叫我城主或者大人好了!”武天骄无奈,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“也好!我就叫您大人了!”洛德欣然道:“大人,圣长老说,您是神鹰官员中极少数没有对我们北疆民族剥削压迫的官员。并且,您铲除了熊家堡,扫除匪患,把风城治理的井井有条,甚得民心。而且,您所开的济世堂,以低廉的价格,救治了无数的病患。仅此一点,就深得吾北疆各族的民心!”

    武天骄欣然微笑,道:“族长过奖了。医者父母心,开设医堂,救治病患,那是理所应当,天骄也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,算不了什么。只是……风城已不再是我所的管辖地,济世堂也是一座空堂,可惜了!”

    似乎听出武天骄话中的涵意,洛德老脸涨得通红,尴尬地道:“这……这不是我等所愿!那个……大人!归根到底,还是你们神鹰官员对我们太狠了!明明遭了灾,还让我们交那么重的税,交不出就吊起来找,光我那村子就活活打死打残了十几个好小伙,我们实在是没活路了,不得不造反。”

    知他说得是实情,武天骄点点头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洛德却是神色一凛,疑惑地道:“大人,听闻你躲进了魔兽森林,你怎么出现在这里?你……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呃!族长,是这样的……”武天骄就把自己消灭黑风盗贼,解救了一群妇女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甚么?大人消灭了黑风盗贼?”洛德一蹦多高,满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其他兽人也不敢相信,以为是天方夜谭,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再得到武天骄的确认,看过那些解救的妇女之后,他们这才相信事实,所有的兽人都欢呼起来了。洛德族长哈哈大笑,激动的把武天骄抱了又抱,抱得武天骄脸色憋红,那难受的样子……让修罗飞凤她们都觉得难受。也真难为了武天骄,与这帮野人打交道,真不是一般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遇上这么一群兽人族,武天骄走不了了。洛德族长热情地邀请武天骄一行到兽人军营的驻地作客。不去还不行,谁让兽人族人多势众,把他们都团团围住了呢。那情形哪是邀请,分明是强人掳掠了。

    对此,武天骄只能无言苦笑,乖乖地跟着兽人族走了。没办法,谁让他带着那么多人。他走得了,别人可走不了。再者,他也确是有心结交这些兽人族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队伍到达了兽人军队驻扎的军营。出奇的,洛德只是让武天骄的车队进入军队,而他只是带领武天骄少数几人,去往离营不远的一个在村落,洛家村。

    离村半里处,洛德就吩咐众人下马,大家步行前进。对此,武天骄等人疑惑不解,而洛德则是笑而不答。一行人的到来惊动了村中的农民,村口处已经有人在守侯他们的到来。为首的是一个老兽人,洛德介绍说:“这是洛家村的村长,洛川。”

    看到武天骄等人,洛川村长脸色不善,远远地就叫了:“怎么是神鹰人?洛德,我不是跟你说了吗,我们村禁止神鹰人进入。”

    武天骄大感尴尬,幸好洛德赶紧介绍,指着武天骄说:“洛川村长,这位是风城城主大人,武天骄。他是圣长老要见的客人,因此我特地把他请来了!”

    甚么?

    这一下,不仅洛川惊住了,武天骄也怔住了。敢情洛德把他强行请来,是为了见圣长老。这唱得是哪一出啊?

    洛川则是没想到洛德带来的这个不起眼的少年人,会是那传说中闻名遐迩、威震北疆的大英雄。他不信地道:“他会是武天骄?洛德族长,你别逗我了!他要是武天骄,那我就是武无敌了!哈哈!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语带侮辱的意味,武天骄眼神里闪过一抹厉色,一巴掌直接派出去,真气喷薄而出,直接将其掀翻出去,踉跄倒地。

    洛川刚要翻脸,就被山上下来的武士制止,然后武士郑重邀请武天骄上了山。

    看着圣山上,专门护卫生长老的武士对武天骄这么客气,洛川立马明白对方真的是武天骄,立马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武天骄倒没把洛川放在心上,直接跟着武士上了山,果然见到了面色威严肃穆的兽人族圣长老。

    两人见了面,直接进了密室,也不知道两人究竟谈了什么,随后,兽人族也加入了风城,成为了风城举足轻重的一股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修罗人忌惮于风城的发展,于是开始派遣大军围攻,在各族人的支持下,武天骄带领风城人战败了来犯之地。

    武天骄携着胜利大势返回神鹰帝国,而他本是皇帝私生子的消息也广为流传出去,这一切都是月奴娇暗中做的。

    而月奴娇因为吸纳了大量的杂博不堪的真气,最后是走火入魔,临终的时候,终于重新化为武无敌,于是在他最后的辅助下,武天骄终于继承了皇帝之位。

    此后十年,武天骄裹挟天下大势,终于彻底摧毁了修罗帝国,之后又十年,彻底统一了整座龙之大陆。

    而统一之后,他的修为也连续突破,臻直最强者境界,开辟了小世界,小世界里充斥了长生真气,可以无限期的延长寿命,从此和他的女人们永远生活在了一起。